糖罐子

挖个深坑屯萝卜,微博糖少正在消失,欢迎勾搭~

© 糖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

观鸟日记 0

特别垃圾的一个梗。

-

上海滩的洪少爷打了只笼子。

洪家妖妖生最不差的就是钱,到洪思聪这里一贯铺张浪费毫无保留,打的笼子更有一种豁出去的蛮横,黄金掐出的花朵藤蔓层层叠叠,起点风时能晃瞎人的眼。

更不用提对光线敏感的鸟眼。

云中鹤头回瞧见这只笼子,便垂下眼慢慢笑了一笑。

他如今骨立形销,黑衣好藏血迹难掩别的,他收不回的残羽支在肩后好比两束残火。缱绻花影描摹眉眼,万般风情此处全无,似自云端被拽下时递给洪思聪轻描淡写的一眼。

洪小爷很是回味。

若这般金贵的笼子,全上海滩都知道他要储哪只金贵的鸟。

他凑着绣金栏杆空隙折腾时还要在云中鹤耳中好心提醒:“云局,我这笼子,没有锁的。”

云中鹤指尖利爪在他后背挠下见血的痕,轻轻笑了从喉咙很深处往外抛:

“我知道。”

-

……差不多是个Ravenmaster/Tower of London Raven AU

不要在意不是一种鸟。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