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罐子

挖个深坑屯萝卜,微博糖少正在消失,欢迎勾搭~

© 糖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大老板:我准备去玩吃鸡了。

大老板:看到很多客户和产业人士在玩,准备去和他们当战友培养友谊。

Errr way to take the fun out of things.

Do you agents ever, ever separate your personal life from work???

Donne moi un peu de ta douleur. Partage les preuves. Fais moi de ta complice.

唉这样的神父真是温柔呀……“在你痛苦的深处你向我请求宽恕,因而我宽恕你。我分享你的痛苦,你的孤独,你的愤怒。让我成为你的共犯。”这太动人了。

不是我说,THINK OF ENGLAND里叔叔组和百合组在我看来比主角组萌多了……

大英帝国内政部秘密机关老大和战功赫赫的冒险家不是很可爱的设定吗。

重回APH坑的一点点随感

就,大家对意大利和奥地利的战力到底是有啥误解……至少在这俩国家辉煌的时期还是很能扛一把的……

以及交战双方都得仰仗你的金库我觉得远比亲自上阵来的可怕呀……

今天莫名其妙挺清闲的我有点懵……

I’m being mean

微博首页观感吧。有些太太,哪怕标榜为女权平等,到最后也会回归“你们争取权利不要影响我喜欢的演员/我看球赛/我的每日生活娱乐。”

or预设立场,以个人事例出发,很多bias……

以前我还会拉黑取关,现在整个人都淡定了,觉得人类多样性还蛮好玩的。

怎么说呢……

当初斯嘉丽刚说要去演的时候,下面评论一水儿的恳求她不要增肥扮丑。

在这个前提下讲LGBT+真的有意义吗……

一个麻少爷和卢小阿的沙雕脑洞

看了个大佬反串少爷的视频笑裂。唱豆腐皇帝鲁道夫分分钟驱散阴霾,唱莫扎特能把主教怼墙里,身为直男却撑起德奥衣品,卢卡斯这男人到底啥品种太可乐了。

赫伯特:父亲我要和他结婚。

伯爵(压抑叹气的欲望):不行。

赫伯特:为什么不行。

伯爵:因为他不愿意。

赫伯特:他没有不愿意,对吧,亲爱的?没有不愿意?

阿尔弗雷德(疯狂翻白眼):是啊没错我可愿意了毕竟我要是不愿意你就要咬我了。

伯爵(叹气,开始压抑头疼):赫伯特跟你说多少次了如果别人不愿意——

阿尔弗雷德:我没有不愿意。

伯爵:???

赫伯特(兴高采烈):那么——

阿尔弗雷德:我也没说愿意。

赫伯特(被踹的狗狗表情):哦。

阿尔弗雷德:你可以改天试着不威胁我地问我试试。

赫伯特...

看到火星了!超美!

Retour à Killybegs非常有趣了……

IRA这段似乎也应该了解一下

【一粒沙/土豆豆腐】能言马

先记一下梗。

这世界上有人是王子,有人是能说话的马,也有人是把马头钉上城门的钉子。

为什么你们雅各宾彼此之间都如此真情实感。

你要送死也等到我打完手头官司是什么高端情话,折服。

卧槽了西区上了Imperium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为啥不在伦敦【大吼大叫

死神头一回驾着马车去找成年了的小王子,四匹黑马拉着黑色的马车,要多中二有多中二,要多obvious有多obvious

鲁道夫的怒吼:您以为您是帕格尼尼吗!

GEORGE SAND GAVE CHOPIN PETNAMES LIKE “MY SUFFERER” AND “MY BELOVED LITTLE CORPSE” OMFG ITS SO ROMANTIC I CAN’T.

……他和李斯特也是很real了。

【1789】Le Naufrage

老相好设定。血腥预警。非常self indulgent的kink文。

灵感来自那首les mots qu’on ne dit pas和加扎勒诗——“难言之爱如同焚舌。”

Radeau de la Méduse是我对法革的永恒印象【咦

-

人群像是海啸,又像是一头只有爪牙的巨兽,很难说罗南是被他们裹挟着往前涌去,还是如他渴望的那样冲在前面。一种类似醉酒的狂喜冲刷着他,让他脸颊发红,双眼明亮。像发热症的病人,半成型的念头在他脑海中盘旋,双唇张开成一声无言的呐喊。海浪撞上了一块礁石,溺水的罗南抬起头,看到了德·佩罗伯爵。

“是您!”他喊道。伯爵的发带散开了,黑色鬈发黏在他汗津津的脸...

尤瑟纳写明斯特的覆灭,啊,冷静而温柔的疯狂。

奥德赛的失落之书里有一个故事我很喜欢。争夺海伦的英雄众多,年迈软弱的国王别无他法,只能将女儿的未来交由众神和命运。王子们站成一个圆弧,祭司割开神圣的白牛的动脉,宣布离得最近的那位将是海伦的夫君。

牛在墨涅俄斯面前轰然倒下,而奥德修斯意识到:比起这位王子,死亡离得更近。

一点随感

尤瑟纳的作品是非常难以翻译的……她的作品有一种美妙的音律感,比喻像是天然生长的大教堂,而译者的痛苦就在于如果想把意思译清楚那就不得不损害这种精确的结构,但要保留的话就压根说不清楚……

希望有一个罗森博格Ach Ach Ach表情包,在我听德语剧的时候循环播放。

1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