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罐子

挖个深坑屯萝卜,微博糖少正在消失,欢迎勾搭~

© 糖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

乌鸦和写字台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蒸汽朋克的异世界……

野心勃勃的贵族家私生子赫加入海军就是为了往上爬,回海军学院述职的时候认识了乌鸦官开罗。

因为这是一个作者说了算的异世界,原力=魔法,乌鸦官=帝国大法师。六只乌鸦栖息在白塔,帝国就不会陷落。赫跟开罗(勉为其难不情不愿地)混熟了以后,数着庭院里剪掉翅膀只能跳来跳去的乌鸦说,我听说最高领袖养了七只乌鸦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我从来只数得出六只。

开罗就摸着手上银镯子说第七只是预备的,一般人不给看。

赫就很嫌弃这种人为的悬念。

反正就这样那样,开罗跟着赫上船去去征服未知航域了。赫就还是很嫌弃。开罗说像维京人那样出海得带乌鸦。

赫就想没看你带乌鸦啊。

开罗就保持神秘。

后来他们经历了很多危险搞了很多(坏)事,回到熟悉的港口整艘船的人都累到不行,赫直奔自家高街豪宅只想在鹅毛被上睡到昏天暗地神思恍惚和洗一个皮肤发红发皱的热水澡,结果合眼还没三小时突然梦中惊醒一个顿悟。

赫(比喻意义上的)一脚把开罗家门踹开的时候开罗一副等他很久的样子,坐等小姜菌(比喻意义上的)拎着他领子摇晃质问:你特么就是第七只乌鸦。

开罗说是。

赫说你特么知道我能把禁锢解除。

开罗说是。

赫说你特么是不是永远不准备问我。

因为魔法当然可以靠真爱打破啦。开罗这次没说是,反问姜菌说我问了你会做吗?

赫想了想开罗和他并肩作战同床共枕的时光,再想了想自己的狼子野心,摸着良心讲,不会。

开罗说,所以我有必要问吗。

赫要气死了。不知道气开罗还是气自己。

气哼哼回家气哼哼泡澡气哼哼跑去海军学院把下属军官和水手都吓哭一轮,赫又气哼哼地去(比喻意思上的)踹了开罗家的门。

开罗就,你想怎样啦。

赫就气哼哼地说我是不会给你解脱,不过我可以和你同谋杀了你现在的主人。——赫举起一根手指打断一个非常amused的开罗,不要讲你没这个想法。

开罗:我不是我没有。

开罗:唉怎么办真爱怎么会是你。真爱怎么会是我。

斯诺克:我做错了啥你们这么针对我???

评论
热度 ( 2 )